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两把雨伞
[ 录入者: shuyren@163.com | 时间: 2016-12-15 11:01:04 | 作者: 农山 | 来源: | 浏览: 272次 ]

  米兰·昆德拉在他的文学随笔《帷幕》中说了爱因斯坦的一个笑话,说爱因斯坦一次在布拉格大学课堂上讲完课准备离开时,学生提醒他说“教授先生,拿上您的伞,外面下雨!”爱因斯坦的伞就放在教室的一个角落里,他对自己的伞看了一下,说:“您知道亲爱的朋友,我经常忘记带伞,所以我有两把,一把在家里,一把在学校,当然我现在可以拿上它,因为正如您非常正确地所说,在下雨。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家里就有两把伞,这里一把也没有了。”说完这些话,他冒雨出了门,让那把伞依然放在教室的墙角里。

     这是一个笑话,这个笑话发生在伟大的爱因斯坦身上也依然是个笑话,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脑洞大开,把这个关于伞的笑话和他的相对论联系起来做出一篇意义非凡的论文来,如果真有人这样做到了,我只能瞠目结舌地表示佩服,因为这样的笑话在我身上也存在着。我也有两把伞,一把在家里,一把在办公室,办公室的那把显然是为了以应不时之需。如果我在家里的时候下雨了,我会毫不犹豫地撑着雨伞去办公室,但是如果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下雨,我就会有所考虑,如果雨不是很大,我就冒雨回家而让那把伞继续留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如果雨确实很大,我才会拿上它回家,但是再去办公室时,就算是晴天我也会把伞带去办公室,折叠好放回抽屉里,因为它的位置在那里,我不想让我用的两把雨伞同时在家里或者同时在办公室里,总觉得那样有些不合规矩,把什么秩序弄错乱了。家里和办公室各放一把雨伞以防不测,这是没有错的,问题在于宁愿冒雨回家也不愿意打伞,而原因竟然是不愿意一头放有两把雨伞而另一头却空着,这一般看来似乎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但是我相信有这样做法的⼀定还大有人在。这种可笑的怪癖行为是不是因为心理上出了什么问题?简单地看上去好像是这样,然而其实没有这么简单。

     大家之所以在教室或者办公室也放一把雨伞,目的就是备用,以避免突然下雨没有雨伞带来的麻烦,这是在教室或办公室里也放一把雨伞的最初始考虑,这种考虑源自生活经验的总结,为的是方便生活需求,这自是十分周到实在,无疑也很科学合理。但是,当另一把雨伞放进教室或办公室以后,情况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呢?

     因为工作和生活的需要,我们往来于家庭和工作的单位,两点一线,想想看看这是不是一个很完美的几何图形?现在在两点上各放一把雨伞,这样两点就更加清晰地对称了起来,这种对称给人留下的是平衡、稳固、整饬的印象,这种印象一经形成,很快就产生了一种美感,也就是说,原本是出于生活方便考虑的布局安排,现在演变成为一种审美的对象了。由实用到审美,这是从存在到意识、从物质到精神的一个飞跃,这个飞跃的完成,原本的现实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生活呈现,而是有了人的精神意识的渗透,它的存在不仅仅是生活的实用,同时也成了人的精神的需要。当两把雨伞变成审美对象成为人的精神需求的时候,它就会固定在人的意识里,那么打破它的结构方式,即在家这头放两把雨伞教室或办公室那头没有,原有的对称、平衡、整饬关系就没有了,由这种关系而产生的美也随之消失,这样的改变显然不是人所愿意的,也当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因为那等于是对美的破坏。鲁迅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对美的破坏即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撕碎了,相信没有人会这样轻易地去制造悲剧。我想这正是爱因斯坦为什么宁愿光着头回家而把雨伞继续留在教室里的原因吧。

     这个例子可以让我们得到这样一些启发:首先是美的产生。美源自生活现实,但是美又离不开人的审美意识的建构和发现。如果没有人主观上的审美意识对客观事物的观照,家和教室里的两把雨伞只是两把可以用来遮雨的雨伞,只有实用的意义没有审美的意义。其次是生活中处处都有美,我们要善于用审美的眼光去发现美,这样我们才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体验到生活中存在着的更多更丰富的意义,从而激发起我们对生活的热爱之情。

11
[上一篇] [下一篇]梁凤仪: 年轻人大忌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