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地主仪平是个裁缝
[ 录入者: 千湖之湖 | 时间: 2018-01-16 23:38:32 | 作者: 潘兵华 | 来源: | 浏览: 135次 ]
                           地主仪平是个裁缝
                                

                                 文/潘兵华

字数:1777

        仪平是地主的儿子,家里有好几十亩水田。

        仪平生下来就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小伢叫他路不平,特不招他爷老子待见。

        看到唯一的儿子走路都不稳,就去偷腥就去嫖。男人一旦去那里就乐不思蜀,误了生意也消磨了进取,得过且过。等抽上大烟就抽垮了身体,四十不到就死了。

        仪平上学时,家里请一个放牛伢背着去。仪平在他的背上牵着牛,口里喊着驾,驾……

        仪平聪明却内秀,喜欢静。他总带把小剪子去学堂,剪些花花草草的图案。他也学剪衣服,剪得有模有样。他也能倒着背“人之初,性本善。”先生蛮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之乎也者念古书。

         他偷偷将妈妈的红兜兜剪成衣服的样子,先缝裤子后缝马褂。到学堂还在缝那个马褂,被先生发现,先生看了看,点点头晃晃脑,拿着戒尺抽了他三下手掌,要罚他的书。等学堂没有人了,先生问他为什么缝衣服,他说人靠衣装。先生也是裁缝,考了秀才就靠教书为生。先生可怜他,读读书学学艺,也许仪平能够靠手艺吃饭呢。

        于是先生课后教他裁剪衣服,画纸样量尺寸,仪平一学就会。跟着先生读了几年私塾就学会了缝衣服,先生却要去参加什么革命,仪平也不念书了。

        仪平十五六岁时父亲死了,从此家道中落,田只十几亩。自己又不能耕作,就把田佃给塆人种,他则替人缝缝衣服。

        他的手艺精湛,飞针走线的。长袍马褂做得非常好,三乡四里的地主和绅士都接他去做衣服,一去十天半月的。

        仪平除了走路一高一低,需要用右手按着右膝盖才能走路外,五官还周正,两手指如女人般纤细。仪平在二十一岁时走了桃花运,一大户人家的小姐看上他的心灵手巧,明珠暗结有了身孕。大户只得嫁女,还送了陪嫁田。这样他家就有三十多亩水田。

        没有几年生了两儿一女,看仪平高兴地走路像扭秧歌似的,一拐一扭地,每走一步,先弯腰压住右膝盖不动,迈开左腿后,站立拖回右腿,向前甩半步,接着弯腰压住膝盖,如此反复才能走路。

         他走路就如同弯腰去捡东西,然后起来一般,塆上的狗看到他弯腰,以为要捡石头打自己,远远跑开,回头,嗷嗷地叫,再跑再叫。卧着吃草的牛见到他到近旁,也起来退避,头对着他。

        仪平是连狗都怕牛都躲的人。关键是他出门从不走回头路,左手出去,右手回来。半边塆的狗都嗷嗷地叫,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仪平不仅做衣服,而且做寿衣,做的寿衣如同古人的。所以他做的寿衣远近闻名,是要花高价排队请的。可是好景不长,土改时他被划了地主。斗地主要挂木牌戴高帽,别的地主勉强还能熬,可他不行啊;他站立时,左脚得力,右脚是脚尖着地的像金鸡独立。批斗时间往往很长,他支撑不住向前倒下摔得鼻青脸肿,口流鲜血。每次批斗如同大病一场,几次下来,走路更是歪歪斜斜。

        有个积极分子的爷老子特迷信说咱们穷是祖坟没有风水,阎王爷那里没有档次。阎王爷以貌取人,穿长袍马褂过阴间则不受苦,还给一官半职又能荫及子孙得福。

        那个小头目的老头子怕把仪平斗死了,没人会做寿衣,儿孙还是穷苦命,于是喊他儿子到病榻前嘱咐一番。

        再斗仪平时,小头目从地主家墙上拆了一块青砖偷偷垫在他脚下,有了垫脚砖好受了很多。

       仪平就这样活着,活到我记事时,只要塆上死了人,都找他做孝衣或者是寿衣。

        他头戴瓜皮帽,一副老花眼眼镜,上穿对襟黑上衣,袖子上别块手帕,下穿黑绸裤,脚穿用白布滚边的布鞋。一个黑褡裢放在上衣下摆口袋里,一把尺,一根麻绳线。

         门口搭了案板,他摊开布,从褡裢里拿出画粉笔飞走龙蛇,剪刀嚓叱嚓叱。几个手巧的妇女帮忙打下手,缝制衣袖;仪平则缝制主体,飞针走线。

        亡者穿了寿衣,丧家儿女、亲朋好友、观丧的都对仪平的手艺赞不绝口。出了丧,吃了酒席,丧家封了红包给他。后来,他身体不好就再没有去缝衣服。

        没有几年仪平死了,寿衣是自己缝的,他连儿子们和女儿戴孝的衣服都缝好了。病重一两年,在万物复苏时,他回光返照要起来。扶着拐棍按着膝盖,在孙子带领下,他开始弯腰、抬头、站立、收腿、甩腿、弯腰、按住膝盖、左腿迈出去。像是一种仪式来说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艰难,每一步都艰难。遇到有人,他看不大清问是哪个?是大人,就站立说下话;是小伢问是哪个屋里的?

        狗开始嗷嗷地叫,牛也躲避。他弯腰起来望着狗的影子说,我不是打你,跑么事?见到牛犊跑时,他说,这牛好比我上学堂牵的牛好。呵呵,那时有人背呢!大孙子看他气喘吁吁地就说,爹爹我来背您。他爬上孙子的背,像个小孩子样喊道:不要走老路,转一圈回去,驾,驾。

回去,仪平晚上就死了,塆里的狗叫了一夜……
4
[上一篇] [下一篇]念.长安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