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 录入者: 13435100767 | 时间: 2017-03-03 18:19:53 | 作者: 曾集军 | 来源: 原创 | 浏览: 175次 ]

记忆深处,有个陌生的你用挽起袖子的左手捂着你被打破了的头,你表情僵硬沮丧的坐在地下,右手摸着受伤的脚腕。鲜血从你的指间浸出顺着手臂一滴又一滴的掉落你白色的衬衣上,血腥的味道在干燥的空气中迅速的飘开,肆意的钻进每一个围观者的鼻孔之中,午后毒辣的阳光照着你的脸,让你不得不半眯着眼睛,你脑壳流出的血一滴又一滴接连的穿过斑驳的阳光滴在白色衬衣上,然后随意的渲染成国画中一朵又一朵传神傲骨的梅花……
围观的人很多,却沒有—个人站出来为你伸出援手,中年男子的你无助且惊慌失措的干嚎着,哭泣着用断断续续的话语说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不得已才偷点东西……你用手按着没有包扎的头部伤口,血还在不停的流……
妈妈说她小时候也看见过打地主,在故乡的小河堤乡道上,有几位看上去象是一家人的贫农,一边喊着口号一边用农具把地主的一家人往死里打,地主家好几个儿子,年轻力壮却恐惧的不敢还手,赤手空拳傻傻的站在哪里挨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挨打的次数多了,都习以为常了。也或许是反抗的意识和勇气早已被声势浩大的革命群众彻底的摧毁和打倒了,当地主一家人意识到死亡将至的时候,妈妈看见地主们反抗了,也试图着去夺凶器,但是结局早己注定……地主一家人的头都破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鲜血像喷泉一样从地主的脑袋喷涌而出,在夕阳的映照下格外的悲壮且凄凉……
妈妈说年幼的她忘不了地主一家人倒在地上呻吟的声音和挣扎着举起无助的手,那手沾满了自己的鲜血,那眼神绝望且无助……围观的路人有很多,都不约而同的举起手亢奋着喊起响彻云霄的口号……打倒地主……贫农翻身做主……排山倒海的口号在祖国每一寸河山上空激情的飘荡……
前一段时间北京的雷洋在警察的执法过程中死亡,媒体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的闹腾了好几天,有些媒体还搬出往日旧闻,说曾有某某副省长在上任主管公安职位的路上饭馆吃饭,恰巧被邻桌吃饭警察同志看不顺眼,顺手就把副省长大人拷在暖气管上……不管故事是真是假,但是说起警察不打人,估计也会没几个老百姓愿意相信,毕竟我们的警察已经打了老百姓几千年了,信与不信我们中华的过往历史都摆在哪里。所以媒体讨论警察有没有打人,打死人,在阿军我眼里真的没有意义。就算北京的雷洋不是在警察执法死,也会有某地的刘洋,赵洋在警察执法中死,只是还要到什么时候,我们的警察才能真正的不再打人?
打死你!你他妈的小偷…我踢死你…有几个工友人根本无视你的伤痛与流血,还一边喊着粗话一边用脚踢坐在地上的你……
那年阿军大概十八岁,刚从农村来到陌生繁华的城市工地干活,从事高楼大厦的铝合金门窗的制作与安装,阿军和工友们辛辛苦苦的在大楼的一边安装,胆大的你就敢在另一边把刚安装好的门窗拆了,把新的铝合金门窗拆成废品,光天白日之下,你把几百块钱一平米的高档门窗拆成仅仅值十块八块的废品……
在众人冷漠的围观中,我的母亲用年幼的眼睛记录下了这一真实的场景……被打死的地主据说有很多,用今天的眼光去看死去或大难不死的地主他们,显然我们是欠他们一个公道的,要知道他们的死亡与苦难是我们的祖辈们荒唐的强加于他们的。
地主前辈们,你们的灾难毫无疑问该由官方担责,尽管后来地主都摘帽了,但是阿军他找不到官方一字半句对你们的道歉,更找不到官方给你们及后代物质与精神上的补偿的记载。政府凭什么就分了你们合法的财产还革了你们的性命?难道就因为你们有几亩田地,略有恒产?而世上又有谁不曾梦想着拥有恒产衣食无忧?阿军他想,对你们而言,最残忍和恐怖的莫过于在精神上的摧残和人格上的打倒……
雷洋,请闭上你高度近视的眼睛,既然死了就该安心的上路,阿军知道你割舍不了红尘恩怨,你大声求救,求大家报警,你说他们会要了你的老命……怎么你就可以未卜先知了呢?
雷洋,你走吧!别回头,这世界警察你都不信,你还能信谁啊!
雷洋,警察与你除了肢体接触之外,真的没打你,没打你雷洋的证据恰好就被你雷洋摔坏了,你能怪谁呢?在躲猫猫都能死的童话里,又有谁敢保证雷洋你不躲猫猫?
雷洋,要知道你并不孤单的,你的前辈有丁作明,孙志刚也都是死于警察的联防队、临时工的手上。他们死的比你更冤,据说你还有嫖娼的嫌疑,丁作明也仅仅是举报了镇政府乱收费,有违党中央的政策,就被派出所的警察同志指使联防队员不小心修理死了,而孙志刚却是因没带暂住证走在街头,就被联防队治安收容,然后就被治安员残忍的打死了,也是非常感谢孙志刚的死,是他的无辜死,闹的轰轰烈烈才搬开了悬在民工头上的定时炸弹。设计暂住证的法律专家学者简直是吃了大粪,民工找工作怎么可能有暂住证?难道要先办好暂住证,然后再找不知道在那里的工作?就算是办了暂住证,万一那天忘带了呢?那年月的民工都非常穷,为了生活投亲靠友的找工作,没有固定的住处,还要躲着如狼似虎的村治安联防队,联防队其实也就是村里的混混被警察招安了,然后披着治安的外衣,以创收为目的,盘查每一个民工是否有暂住证,然后不问理由把没证的收容了,再然后亲戚朋友就得拿钱来赎被收容者……俱往矣,如此荒唐的治安打劫,却是国家政府一度认可的法治行为,就这样的简单和粗暴治安罚款管理,让我们可怜的法治国家刻上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疤和耻辱。
当阿军和工友们发现了小偷,立马手握木棒守住了所有的楼梯出口,两位小偷的你们也是够勇敢的,毫不犹豫的从二楼窗口跳下,其中有一个小偷跑了,而你却在落地时伤了脚腕,工友们跑过来一棍就把你的头打破了……
时隔多年,阿军梦里常常想起曾经身为小偷流血不止陌生的你,您还好吗?
阿军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你的伤口的鲜血在他的记忆深处从未停止不停的流?你身体微微颤抖伴着无助恐惧的眼神,泪水象缺堤的河水在你那略带沧桑的脸庞肆意的流下……到底那一条泪痕是我们心中的长江?那一条泪痕又该是我们精神上的黄河?
怎么就沒有人为你包扎你受伤的伤口?鲜血一滴又一滴清晰的在阳光下影照着所有围观人群内心的冷漠和麻木。你的鲜血拷问着阿军和大众早已麻木了的良知,一朵又一朵本该开在雪地里圣洁的梅花,却奇异的在六月酷暑你的白衬衣上一点点迫不及待争先恐后的盛开,一朵朵不断重叠在一起的梅花渐渐的升华脱变成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球,那燃烧的火球分明就是我们内心深处精神上迷失了的太阳,那火球不断努力的试图燃烧起来,周围星星点点的梅花也自觉的演变成渺小的星球,点缀在缥缈的太空,仿佛已经做好了围绕火球旋转的准备……
好好的社会,身体也好好的你怎么就小偷了呢?你哭着说你错了,你当然是错了,而我们又做对了吗?
     真的对不起!我们苦难的地主前辈们,阿军他知道你们从死至今都未曾瞑目,冤魂游离于天际之间,每当雨夜戚戚,电闪雷鸣的时候,阿军他总能听到你们沙哑凄惨的呼救声,阿军真的能看见你们的伤口非但没有愈合,而且还在冒着鲜血,一滴又一滴,那众多的鲜血汇集在一起,顷刻就汇成红色的小溪,奔涌着流进历史浩浩荡荡的长河……你们都争先恐后的向阿军述说,述说自己的冤情,还苦苦央求阿军用纸笔把你们的遭遇记录下来,唯恐世人一不小心就把他们遗忘了……盛情难却的阿军也只好装模作样的拿起笔,象征性的写下几个文字,对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糊弄你们,而是阿军心里异常清楚与无奈,就算阿军他有能耐记下每位冤魂的故事,但是又能有什么用呢?难道阿军记下的几个字就能代替历史还你们一个公道么?
    真希望阿军他的一句对不起,能给地主前辈们带来一丝安慰,也希望阿军能用文字记念近代我们苦难的地主前辈们的不幸遭遇,并以此铭记祖辈们的荒唐与罪过……
记得十多年前有位工友跟阿军说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他们村里有一混混的父亲是建筑大包工头,财大气粗能量广大,花了几十万打通关系,帮混混儿子在县交警队谋得一差事,第二天就可报到上班,夜晚,混混带一帮小弟在街头隆重庆祝,恰巧有一穿着打扮不象本地人的中年男士路过,不知何故回头多看了混混一眼,混混立马发彪了,带着小弟把中年男士一顿狠揍,用混混们的思维是看这个外省人不顺眼,混混们平时也是打人打惯了,平时开打都不需要找理由,简单的打了你就打了,你还能怎样?只是这次打的中年男士来头不简单,他是省政府扶贫小组的组长,下派来到梅州五华县考察,心血来潮一个人到街上溜达溜达,不曾想因回头多看了一眼混混,就遭此横祸 ,也是该混混们倒霉,打了县老爷都要拜求的财神爷,警察的能力与效率立马就得到验证,半个小时不到,所有混混们一个不少的逮捕到案,县老爷带着公安局长硬是忐忑不安的在病房守了财神一夜……据说混混的老爸想再拿几十万捞人,无奈县老爷都发飙了的事,谁还敢啊!
混混们的恶行难道是传说中的恶有恶报吗?要感谢财神吗?要不是财神爷的劫难,鬼知道那帮混混还要打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请不要问阿军,混混在打老百姓的时候,警察到哪里去了。混混不也差一天就是名正言顺的警察了吗?你说警察会打人吗?
可惜了,陌生的雷洋和小偷的你。可惜了,地主同胞前辈们,祖国虽大,却容不下你们,可惜了……






10
[上一篇]念.长安 [下一篇]二班往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