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初中风云录(一)
[ 录入者: dkhs360 | 时间: 2018-10-02 01:02:45 | 作者: 行山人 | 来源: 原创 | 浏览: 32次 ]

1

 

先介绍下我们那边的情况吧。我所在学校的那个小镇,镇虽小而村子不少,约莫有十来条。其中有两条村子规模较大,经济也较为发达,一条叫黄木——现在已经成为镇的经济中心;另一条叫白岗——倒还是老样子。其余八条村子距离我的居住地较远,其势力也并未大到让当年的我所能熟知的地步,因此直到离开初中,我都没摸清它们的确实位置。

 

在学校,这两条村子名字代表着两个帮派。

 

我的小学,按老校长的说法是“靠山向海”“人杰地灵”,风水据说不错,“将来是要出大人物的!”——果不其然,日后在中学掌柄的那类人,无一不是我们这个小学出身。虽然我从未在那里望见过海,但背山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学校也因此拥有了书本所描述的后山。山上有一条无数师兄逃学走出来的路,当我还是小学时就曾听说这条路转移过小偷,窃贼以及流串犯,不过直到初一时年级长开会明确禁止爬后山,我才知晓它的确切位置。这条路,后来成为叶老大带着众跟班逃亡的路线;而第二天,叶老大与他的跟班围殴了那个放出假风声的人。

 

我的小学生涯不必絮聒,按部就班进入初中。学校在我们上初一时没有分优班普通班,初二时倒是分了半次——第一学期分而第二学期因校领导受到压力就拆了;而第三年又分成了。学校的原意应该是想让好学生带动非好学生学习,不想却被非好学生诱走了不少好学生——日后在黄木中出现的那几个被称作高智商打手的人,正是原先成绩优异的人。而我到了初三进入优班之后,便断绝了初一初二打探帮派秘闻的嗜好,用功读书了。

 

进入初中开学的第一周,我便结识了同班的林爷。他虽是我的楼上邻居并且在同一间小学长达六年光阴,但我们从未打过任何交道,直到有一次我们打球霸占了他的场,而他叫人吓了我的朋友。我一直没有弄清林爷的身世,整个初中,他没有参与黑白两帮的事务,但总能第一时间知道事情进展,并且我还亲眼看到宏生——一个后来以初二生身份打了初三生而闻名年级的人——对林爷挤出了笑容,以配合他讲的一个笑话。林爷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他从没有表示出收小弟的意愿,但总有人想“跟”他。初中期间,他每天都要吃两顿早餐:一顿纯粹应付家人,另一顿则由小弟们轮流提供。林爷还是一个很会运用气势的人——还是说他本身就有那种气势呢?三年前在我读大一那年,他一个人带着他表弟跟三四个人谈判,后来,他表弟称霸了初二年级。

 

我所知道的消息,大部分就是林爷透露给我的。

 

2

 

初一时,我们四班的篮球实力在年级可位四强,甚至在后来的校际比赛中,假如我们班的那个核心不是因为在开场30秒就被伤退离场的话(正是在下),我们稍微挤挤未必就进不了三甲——而非仅仅止步在首轮。然而,既然我们确实在首轮倒下,那么找个有冠军相的班级正名,就成了那个核心伤愈复出后亟须完成的事。我们一致想到了七班。

 

七班有冠军相,他们的正选阵容中有三个人是各自小学校队的核心,另外两个人则是名不见经传的球队中的蓝领——我们称之为实力大于名气的那一类人。七班还有冠军命,在后来的校际球赛中,他们班以60分的优势击败了第二名。体育老师慧眼识人,将七班的双星纳入校队。那一战之后,任何一个篮球界中人见到那俩个双子星,都要恭恭敬敬地叫声鹰哥,彪少。

 

彪少虽然是七班中人,但他并没有参与后来发生的那件事,我甚至一度找过他让他向鹰嘴说情。彪少拥有令人称叹的身体素质以及传奇般的经历。初中至高中那几年,只要有体育项目,不管是球类(篮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毽球,排球,网球)还是田径类(短跑,长跑,跨栏,铅球,跳高,跳远),他都是他所在班级的绝对核心;同时只要他愿意,他都可以成为校队主力——事实上,在我认识他的六年里,他获得的荣誉奖状都可以拿来印成一本不薄不厚的书了。高考体检时,他用于体育事业的视力高达5.3——这或许是他能看透爱情的缘故,六年里,彪少多次热恋,仅仅失恋过两次。

 

七班答应了我们班的约战。而在比赛那天,假如我们当中有人认出场边那部分伪球迷而稍加留心的话,那么说不定后面将发生的那件事可以避免,而我们班的那个核心——姑且称他作阿武吧,初中生涯也就不会这么曲折了。

 

比赛过程无须多提,但比赛结果却震惊了初一篮球界。第二天很多人都在讨论这样的一件事:四班以一分优势战胜了不可一世的七班!不少人甚至利用上课前的那段空白时间跑过来询问战况。班长在维持课前纪律时也不住乐道:“安静!有什么好消息下课再说吧。”

 

林爷没有半点兴奋之意,他私下跟我说了当时场边那几个伪球迷的身份:他们是黄木帮的人,而且都有一定的地位!而更令我不安的是在比赛临结束前,鹰嘴用手指着阿武——他对前者压迫式,甚至略显暴力的防守是我们此次取胜的关键——阴恻恻地说道:

 

“这件事不会这么完结。”

 

三天后,七班传来风声,鹰嘴纠集了几个人,要追究阿武的刑事责任。

 

事后按照林爷的分析,假如阿武肯按下他的水牛脾气,以胜利者的身份(当然不能有胜利者的气势),主动买杯汽水(廉价白开水也行)拿给鹰嘴,为他在场上过大的动作赔罪;退一万步想,就算真的不能避免,挨挨那几拳不一定就比在场上受伤来得严重。林爷说,如果阿武肯这样,他在学校的路就会顺畅多了。

 

因为这件事,引发了黄木白岗两帮的大冲突。螳螂,太子杰,一个个常年旷课的帮中老大,纷纷回到学校。校园周边的奶茶店,一时座无虚席。

 

3

 

我不甚同意林爷的话,我认为球场上的问题就不该带到场外解决,何况阿武虽然动作时粗暴了点,却只是做他的本分罢了,凭什么——或者说,就是他的错呢?我找到彪少,彪少先是谴责了阿武的防守动作,之后在我的提示下认同了我的看法。我趁热打铁,叫他去劝鹰嘴,他很爽快地回避了这个问题,随后跟我聊起了家常。

 

我只能去找这件事的当事人——鹰嘴。我在厕所碰到他,他身上沾了一股香烟味——这是林爷告诉我的经验:想找道上的人,在厕所抽烟的那些人便是。

 

客观地讲,鹰嘴是我这辈子见过的人当中长得最像李小龙的人,甚至可以说,假如鹰嘴先死而李小龙还活着的话,我可以四处宣扬李小龙像我一个死去的朋友而绝不会被责。学校逢年过节举行晚会,七班的招牌节目就是把鹰嘴推上去耍双节棍,不必更多,这已经足够引发满堂喝彩了。

 

我没必要再叙述那番对他慷慨激昂而没有奏效的演讲。鹰嘴听了后露出了一个楚留香式的微笑——之所以觉得这个微笑像是楚留香因为是因为我之前经过他们班时发现他正在看《楚留香传奇》——这个笑容使我明白了他教训阿武的诚意和决心。然而一周后,当我第二次登门时,他说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

 

阿武要被教训的事首先由七班传来,却是由我们班一个叫秃毛的黄木成员无意中被确认的。秃毛本来不叫秃毛,他的姓氏用广东话念起来易混淆成“光”字,于是周围的人都叫他光头。然而他树敌众多,不少仇视

2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上一篇] [下一篇]《檀香山》(转自《鸭绿江》2017..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