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活着,活着
[ 录入者: 乘风无痕 | 时间: 2015-07-13 08:37:20 | 作者: 乘风无痕 | 来源: 摘自金山文学 | 浏览: 396次 ]


 

女人指挥民工把新购的家俱搬回家时,眼中的幸福像清晨花圃绽放的花蕾一样润泽。

“师傅,这幅画挂歪了,左边再靠上一点……”她兴奋得像一只不知疲惫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对着民工指指点点。

突然,墙上没挂牢的画“啪”地一声掉地上。女人心疼不已,她刚想说什么,脚下没站稳,女人张开的小巧嘴唇结结实实地“啃”在民工裸露的胸前,舌蕾上立刻沾满了男人腥咸的汗液,她忍住内心排山倒海般的恶心,逃离客厅直奔洗手间。

 “刚才怎么了?好像是地震!”看到女人慌乱的表情,民工窘迫地自言自语,就在刚才女人倒在他怀里时,男人感觉到楼房晃动了一下。

女人回到客厅,民工已经把那幅画挂到了墙上。此时,她没有一点心情看墙上的画,刚才自己的嘴唇密实地接触到眼前男人的身体,那种自己平时连话都不屑搭理的民工,女人感觉尊严受到侮辱。看着眼前那个憨憨的笑脸,皮肤上沾着灰尘与汗液混合物的男人,女人再一次感到恶心。

“刚才好像地震了!”男人重复着那一句话。

“地震?”女人皱了皱眉头,“好端端的,地什么震?”

尽管女人也感觉到出来了,但她不想附合眼前这个民工,自己堂堂一个大学本科生,怎屑与这种乡下人讨论话题?女人马上从语态上否决了民工的说法。

“刚才楼晃了一下,现在不晃了。”看着板着脸孔的女人,民工尴尬地笑了笑。

女人觉得他的笑都有些不怀好意,决定早点结算工钱让他离开。

“六十块!”女人很有优越感地递给民工一张百元大钞。

“找不开!能不能给零钱?”民工憨憨地笑了笑,两只手不好意思地在裤缝上擦了擦。

“我去找找看。”女人收回递出大钞,扬了扬高傲的头颅。

这时楼房又晃动了,客厅里的桌椅随之动摇,发出一阵碰撞后的乱响。

“地震!”这回,女人率先慌张地叫了起来。

 “快跑!”民工大步向楼下跑去,当他回过头发现女人没有下来,又转身冲到楼上。

女人脸色发白蹲在角落里哆嗦着,民工二话没说,抓着女人的手往楼下冲。这时,传来楼房倒塌的声音……

女人在一阵剧痛中醒来,眼前一片漆黑,她感觉双脚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动就疼得难受。女人开始低低地哭泣。

“你醒了?”黑暗中,传来一个男人疲惫的声音。

虽然女人看不清是谁,但她很快想起地震时自己家里的那个民工。

“你……,也在这里?”男人的声音,给恐慌中的女人带来一丝慰藉,女人停止了哭泣。

“是啊,地震来得太快了!”男人苦笑着。

“我的脚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女人的语气中仍带着哭腔。

 “我现在也动不了。我们被……困在这里了。”男人的语气不自然,好像受了伤。

四周弥漫着尘土的味道,黑暗与绝望笼罩着女人的心理。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此时的女人不再顾及男人是民工的身份,内心的恐惧让她把一切矜持抛到了爪畦国,此时的她是一个弱小的、需要男人呵护的女人。

“没事的。会有人来救我们。”男人安慰着她。

“我看不见你,能把手伸过来吗?”。

男人迟疑了一下,把手伸向女人,当他的手触摸到了女人柔软的胸前时,立刻又缩了回去。

 “我……,对不起!”男人诺诺地道着歉。

“没关系!”女人轻声回了一句。身体与男人的手相触的刹那,一种从未有过的真实感觉回到了女人身上,这是一种活着的感觉。当男人的手拿开之后,女人心里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失落。

 

良久,俩人不再说话,女人突然很渴望那只手在黑暗中给自己带来的真实。

“把你的手给我,好吗?”女人再一次鼓起勇气。

男人没有吱声。女人不甘心,她伸出手向旁边摸去。她的手很快就触摸到男人的胸膛,女人这时才发现,原来男人离自己很近,只不过,他一直面背着自己说话。

“我记得你跑出去了!”女人想起地震前男人跑出大门的情景。

“可是,我没看你跑出来!”男人伸出那只粗大的手,覆盖在女人的手掌上。

“你是特意返回来救我的?”女人心中一颤。

“我不想你被困在里面!”男人平静地说

女人的眼睛开始湿润了,想起地震前自己对男人的态度,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俩人被困在废墟下面,只能艰难地活动着上半身。

“我有些困,想睡……一会儿。”男人的声音显得很羸弱,女人感觉到他手心中的冷。

“别睡好吗?陪我聊一会儿。”在这段时间里,女人常听男人不经意间发出的微弱呻吟,她知道男人受的伤比自己想像中的要严重。她很怕男人睡过去之后,再也不会醒来。

“你结婚了没有?”女人情不自禁地问,想着这个男人也许就这样因为自己死了,心里莫名地难过。

“家里穷,娶不上……媳妇。”男人的声音似乎响亮了些,语气中还有着一丝害羞,这使女人想起自己吻在男人胸前时他的表情。

“你心肠这么好,一定会有好女孩喜欢你的。”女人眼中噙着热泪,紧紧抓着男人的手。

男人的身体抽动了一下,不再发出声音。

“怎么了?你怎么了?”女人惊惶失措失措地叫了起来。黑暗中,她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动了一下。

女人赶紧把那只冰凉的手,牢牢地抓到自己的胸口。

“你再坚持一会儿,求求你!很快的,很快有人来救我们出去的。”女人带着哭腔,喃喃地自言自语……

地震三天之后,救援部队把奄奄一息的他们从废墟中抢救了出来。人们惊奇地发现,男人的背部被一根尖锐的钢筋刺透,可他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整个抢救过程中,女人一直握着男人的手,不离不弃。

 

 

18
[上一篇]鸟先生的艳遇 [下一篇]出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