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亲爱的深圳(中篇小说)(三)
[ 录入者: tea | 时间: 2015-06-17 14:35:09 | 作者: 吴君 | 来源: 深圳作家网 | 浏览: 4346次 ]

  3
  歪歪扭扭的字体和一些让人看了感到亲切的地名,说明了这是一封家信。家信应该更有意思,通篇说的都是大实话,不像城里人的那些公开信,什么亲爱的顾客,亲爱的同事们,这是什么呀,词是用在这些地方的吗?把这种最最严重的词都用上之后,他就感觉人的关系开始越来越远了。
  要是平时,一看到这样的信封,即使不看内容,李水库也会感到亲切,有如坐在老家玉米地吹着微风的感觉。这样的信,他会觉得在这个高楼里住的人,其实个个都是有感情的,而不再是机器人,也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可怕,可能也包括她的老婆程小桂。什么金领白领,他不喜欢这样的叫法,这根本就不是对人的称呼,而是对衣服和机器的统称。
  信从河南平台县寄来的,撕开之后才知道是一封挂号信。
  李水库蒙了。
  一开始是问信的主人收到不久前寄来的麻雀吗?然后才是信的本意,这是一封向这个大楼里一个女人要钱的信,那个女人叫张曼丽,是这个楼里的一个部门经理。不过在这个大楼里,被人称为经理的人还是很多。如果不是这封信,李水库不会知道这个大楼还有一位和自己家这么近的老乡。看了信,李水库才知道张曼丽以前不是这个名字,而是一个比他还要土的名。信里说,张曼丽的父亲生病了,病得很重,家里实在没钱了,还说本来家里已经答应过她,为了不影响她的前途不想再联系,可是这一次是因为爹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张曼丽的电话又换了好几次,工作也换来换去,家里总是联系不上,没办法,只好写信。她已经很久没有给家里寄钱,医院说再不交钱就要把人赶出去,如果赶出去的话,人离死也就没几天了。到现在家里欠了很多的外债,包括张曼丽上中专时家里欠的钱也还是前几年才还上。村里那些债主看见爹这个样子,怕还不了,都跑到医院门口来讨钱,尤其是那些债主知道张曼丽在深圳上班,就更加不放过爹。这样一来,医院很生气,已经动员爹快点出院。信里还说,这样做,实在是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信写得很短,好像每一句话都重复了两次,写信人笨拙和难过的神情跃然纸上。
  信是用圆珠笔写的,只有半页纸。字不仅小,而且踉踉跄跄,好像是一个腿脚有毛病,随时要摔跤的枯瘦妇人。其实看了不到一半,李水库一双手就吓得冰凉。
  他明白自己惹祸了,而且是一个大祸。
  无法复原的信,摆在面前,就像他的心情。
  用了太大的力气撕开,现在根本对不上去,一个上午他用各种办法试过都不能复原。在各种尝试的过程中,这信封已经在他粗糙的大手中出现了明显的皱折、破损。显然,这样正面交给收信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明白自己努力无济于事之后,他的身体软在一个破旧的沙发上,脑袋再也没有力气挺立,彻底斜瘫在左肩上方。此刻他再也不想动弹一下。
  脑袋里白光一片,连地面也是这样。这刺眼的白光会让人眼睛出现肿胀,也曾使他找不到太阳的方向。此刻,他用肿胀的眼睛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每个人都好像在光影里。白光里的程小桂此刻正在宽敞的大厅里神气地走来走去,手指经过的地方,出现了弧线,很像飞机划过的天空。
  真是倒霉!为什么碰到了这样的一封信呢,而且是程小桂合同快要结束的时候。之前一直都顺利,想不到,只是吃了一回醋,就摊上这样的一件事情。
  一万元!李水库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呢,要这么多的钱一定是大病,信上说是救命钱。
  下午三点多,李水库怀揣别人的家书,坐在大楼的保安室里,脸上映着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白光,心里无比难受,他的生活里没有发生过比这再大的麻烦。
  最痛苦的是他看见自己的老婆程小桂拿着一个拖把走来走去,他却不能对她说什么。不知是不是自己太敏感,李水库感觉程小桂还特意向李水库这边看了几眼,不过也都是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要是平时,李水库的心里一定又会发痒,身体又要膨胀。可是现在的李水库已没了那情绪。他来到了十七楼和十八楼之间,把身体靠在了墙壁上,这里没有光,可以让他安静一会儿。
  他的眼睛对着窗外,窗外的工地上正在打地基。这让他想起自己久违的手艺——泥水工。当年县里修水库大堤,他和村里几个人一起去,结果只有他一个人受了表彰回来,村长带着一帮人在村口敲锣打鼓迎接他,当时乐昏了头,他没经过父亲允许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李水库,一家人也没有怪他。也就是那一年,程小桂主动对他好,并嫁给了他。
  可是有谁知道,眼下他正为程小桂苦恼着呢。
4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3/14/14
[上一篇]樟木头(中篇小说) [下一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