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亲爱的深圳(中篇小说)(十四)
[ 录入者: tea | 时间: 2015-06-17 14:35:09 | 作者: 吴君 | 来源: 深圳作家网 | 浏览: 4350次 ]

  14
  李水库的腰被人突然抱住的时候,他正在收拾行李。当时身子颤了一下,手脚顿时变得冰凉,他知道,到底还是被发现了,也许她去报案了?真的再也躲不过了吗?
  李水库闭上了眼睛,身子一动不动。
  半天没有声音。再过了一会,他明白身后不是警察,而是一个温热的身体,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在这个城市里他还认识谁呢?李水库很想说一句,松开我!可是他说不出口。那是他每天晚上都想念的身体,要知道当时他们连蜜月都没过完。
  程小桂拖着乡音说,别生气啊,我都知了,都知了啊,别怪我啊!上次吵完架之后我就在偷偷跟踪你。
  李水库不说话。
  程小桂说,你刚来深圳,还有一些事情不懂呢。程小桂向李水库撒着娇。
  对,我当然没有你懂!李水库冷冷地说。
  程小桂说,我没有别人懂,可是我比你强一点点,你只要遵守城里人的规矩,相信你早晚会懂的。
  李水库说,可惜你说晚了,我现在不想懂了,因为我已经犯了罪。
  程小桂不说话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地面。
  李水库也低下头,看着一双白色的手,冷冷地说,快松开吧,还是不要搞脏了你的手套。
  程小桂没说话,贴着李水库的身子开始慢慢变冷,她松开了李水库。然后,她慢慢地褪下自己的手套。
  李水库本来备好的一句:我们各走各的吧,我不想耽误你。可是还没等到他把话说出口,就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他看见程小桂其中的一只手已经完全变成了暗灰色,指甲差不多没了,剩下五个光秃秃的指头,有一只还在溃烂,另一只手套褪不下来,因为已被流出来的浓血粘住。
  李水库的嘴张开了两次,却说不出一句话。
  李水库眼圈红了。他轻轻碰了一下程小桂的手,想不到程小桂突然就扑在他的背上。很快李水库的后背就湿了一大块,自从认识以来,他们从来没有过一次这种时候。
  李水库一言不发,他突然推开程小桂,飞快地离开宿舍,他下了楼。
  过了一会儿,李水库眼圈红肿地跑回来。他发现程小桂此刻就像一个无助的女孩子,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李水库手上捧着一包止血贴——幸福牌止血贴。忍着胸腔里发出的唏嘘,他用自己又大又粗的手轻轻抚摸着程小桂完全不敢相认的一双手。在李水库蹲下身子向手上吹气的时候,程小桂的手和身子一直在发抖,她的下巴顶住了李水库又硬又短的白头发,很明显,他们有意把这个时间拖长了。
  用了几条止血贴都没有用,急得李水库头上流出了很多细汗。
  显然这双手不是流血的问题,手早已经被化学用品烧坏,止血贴已经粘不住程小桂的皮肤。李水库站在地上,看着一脸平静、安详的程小桂。
  别费事了!我全都试过,没用,听医生说真皮已经坏了。程小桂笑了,随后细声细气地说话。程小桂来到深圳后,进到工厂两个月不到手就被磨烂了。
  其实很多女工都是如此。
  这个地方没好人!李水库站直了身子,气愤地把拳头砸向了铁架床上的栏杆,想不到铁架子猛地回弹了一下,一下子痛得他咧了嘴。
  程小桂看了李水库半天,突然说,你知不知道,帮助你来到这个大楼的那个人是谁。如果不是她把我招进来,我现在还在工厂里呢。就是她让我带上这个,到这里上班的。程小桂指着床上的纯白色手套。
  李水库不说话了,他实在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他茫然而又警惕地看着程小桂。
  终于,李水库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名字。那是两次家信上面的名字,也是让李水库害怕并失眠的名字。
  其实你并不知道,她也在工厂做过,受的苦一点儿也不比我和其他姐妹们少。程小桂踮起脚从李水库的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封家信。她让这封信贴在自己的眼睛上,信被程小桂一双泪水浸湿了。
  还是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吧!这个地方再好,也不是我们的。李水库终于说出这样的话。此刻他心如刀割,再也不知讲些什么。
  程小桂想了一下说,你不要把那个事情想得太严重了,她的手机换了好几次,就是想躲开家里那些不断向她要钱的人。跟你说吧,她压根就不想知道这封信!
  李水库说,那是她的事,可是,说不说出来,是我的事!
  程小桂不说话了,她看着窗外,那些脚手架上有穿着黄色工装的建筑工人。
  你还记得吗,我也会做那种泥水活!李水库也把目光移向窗外,声音里有着一丝温柔和伤感。
  程小桂沉默了,她没有接李水库的话。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李水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米色的小盒子,说,这个手表买了很久,总也没机会给你。
  程小桂沉默了一下才说,不用了,你带回去吧,我已经有了。程小桂慢慢撸高了一只袖子,伸出手臂给李水库看,是一个闪着光的精巧坤表——深圳产的中国名牌——飞亚达手表。
  还有……李水库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笔记本,里面有程小桂写的诗歌。这是程小桂离开家之后,李水库花了几个晚上重新拼好的。
  程小桂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两封信整齐地叠起,放在张曼丽抽屉里。
  辞工信则放在保安室的台面上。关于离开,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不然的话,这个大楼管事的人会压住他两个月的工资。他是刚领了工钱就买好汽车票的。否则他怕自己会后悔,他怕自己会改变主意。这个挺拔而漂亮的大楼和这座城市是他喜欢的地方,他实在骗不了自己。尽管站在楼顶他看不见星星,站在地上,他望不见楼顶。可是,可是,他真的喜欢这里。
  约好了时间是早晨四点钟,一刻也不等。说好了,如果一起回去就是那个时间。又给了自己一个半小时,直到天就快要亮了。
  程小桂不会来了。他的预感还是得到了应验。
  凌晨五点半,他看了一眼镶嵌在这个大楼上方的巨大时钟。这个时候的天差不多要完全亮了。他认真地看了一眼这个还没有醒来,颜色有些发蓝的深圳宝安,然后一只脚开始踏上即将驶向远方的长途汽车。
  车还没有开到深圳的最后一站——深圳松岗镇,李水库就被收音机里面一个声音吸引住了,是一篇配乐散文,
  ……也许你只看过我的光鲜的外表,可你并不知我的曾经,不知我用幸福藏住了疼痛……
  扬起一阵黑烟后,汽车重新开走了,关外大道上只留下李水库和他的行李。
41
首页 上一页 11 12 13 14 下一页 尾页 14/14/14
[上一篇]樟木头(中篇小说) [下一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