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欲望在燃烧(11-15)(一)
[ 录入者: tea | 时间: 2015-06-18 15:02:24 | 作者: 乘风无痕 | 来源: 深圳作家网 | 浏览: 1591次 ]
十一百合之谜
 
赵振风打探消息回来,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猴子这个人在外的名声不是很好。平时喜欢赌博,听说因为打探别人消息而得罪过不少人。警方的结论是他人,但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证据。
李志伟认为猴子的死因很蹊跷,不早不晚,偏偏在他们调查帝苑酒店的时候猴子却死了,而且猴子是死于给他们提供资料的第二天。潜意识告诉他,这决不是时间上的巧合,纯粹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看来,那些人的目标是对准自己。为什么?李志伟自认在生意场上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在深海市也没有仇家,为什么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受到别人监控呢?
赵振风的另一段话,让他意识到整件事情与帝苑酒店是有关联的。
“听别人说,猴子喜欢赌博,却十次有九次是输。他常在赌桌上散布一些小道消息。有一次,他赌牌输光了,牌友见他没钱还赖桌,就没人理他。猴子突然说他认识帝苑酒店的真正老板。结果大家都笑话他。”
“你那天不是说,猴子告诉你,帝苑酒店的老板不是王承志,而是背后另有其人。那猴子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李志伟问。
“我也曾听猴子说过,他家在深海市好像有什么做官的亲戚,只因为猴子不上进,人家也看不起他,所以亲戚间走动得少。”赵振风认识猴子,也是以前没工作时,俩人一起玩过牌。猴子脑筋灵活,心地也不算坏,只是有些好吃懒做,加上迷上赌牌,所以一直穷困潦倒。
李志伟无法确定猴子的死因是不是因为提供了那份资料,但前前后后的事情串在一起,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明晰的方向,所有的疑点方向都是朝着帝苑酒店。
思前想后,李志伟对帝苑酒店由当初的疑惑,渐渐变成震惊。帝苑酒店的幕后指挥到底是谁?凭他的映象,王承志接手帝苑酒店,也不到一年的事。作为深海市名列第一的五星级酒店,帝苑酒店做事方面是滴水不露,即使换了东家,也并未在深海市范围引起什么样的风吹草动,好像是自然而然一样的事。最近听说帝苑酒店的势力还在向连锁酒店、房地产业不断扩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领?
李志伟认为,要解开那天晚上的谜团,只能向那天晚上叫百合的女孩身上寻找突破口。
 
李志伟便与赵振风商议,让他偷偷调查一下帝苑酒店幕后的事,并打听一个新来的叫百合的女孩。
李志伟觉得那个帝苑酒店太邪门了,特别是那晚睡觉的房间,机关特别多,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踏实的东西,那墙壁画上的灯炮,现在想起就像长满眼睛一样,让人毛骨悚然。深海市居然有这种酒店,自己走南闯北,每年去全国各地的大酒店也不知多少回,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设计的。
“董事长,一般这种地方的女孩子都用假名,您想了解那个女孩的什么情况,我叫人去查就是了。”赵振风对这种场合还是比较熟悉。
李志伟没有将自己那晚看到的告诉赵振风。只是说想查一查王承志的背景。
“董事长,您说事情是不是很奇怪?王承志既然是总经理介绍来的,总经理应该知道他的底细才是。如果总经理把这种不知根底的人也介绍给公司,那里面问题可就大了。”
“此话怎讲?”李志伟见赵振风话中有话。
“我说了您千万别生气啊!”赵振风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你知道我把什么秘密都告诉你了,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听人说,总经理会利用职权在外面搞点油水,上次公司购买的那批建筑材料,听人说他差价就赚了不少。”赵振风说着,小心翼翼地看着李志伟。
“你这也是道听途说,没有证据的东西不要乱说,影响不好。”李志伟本是一个护短之人,听了赵振风的话当即面色一沉。尽管他知道赵振风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可赵振风那些话,还是像刀子一样刺痛他的心。自己的大哥啊,即使真的捞一点,肥水不流外人田,也轮不上外人来说三道四的。
“是!董事长。”赵振风一看李志伟的反应,知道他心里也一定清楚李志远这件事,要不然,他也不会叫自己查王承志的底细。
李志伟见赵振风回答得有些不甘愿,便换了一副轻松的口吻:“其实呢,你的心思我理解。常言说,百密必有一疏,我大哥办事也有粗心的时候,要不然他也不至于现在这个样子。他平时最喜欢人家戴高帽,一捧他就忘记自己姓什么了,这也是我最不放心王承志的原因。大哥毕竟年长几岁,是自家骨肉兄弟,这个客户是他亲自介绍的,即使是他暗中想插一手想搞点油水,你说我这个做弟弟的,怎么好意思当面博回他的要求?”
赵振风见李志伟左右为难地挽回刚才的语气。心里那点小阴霾早放开了。
“董事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回去之后,叫几个道上的朋友帮忙打听打听。”
 
 
这天,李志伟特意早点回到家里,叶玉芬像一只温柔的小鸟一样扑上来,抱着他一顿猛亲。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样早呢?”叶玉芬问。
“不喜欢吗?想多陪陪你啊!”李志伟笑着捏了捏叶玉芬的鼻子。虽然结婚快两年了,每次回家得早,俩人还时常要温存一会儿。
保姆秋莲见李志伟回家了,闻声从抱着还没睡稳的小宝从房里跑出来:“先生回来了?今天这么早啊,我马上去炒菜!”
她一进客厅就看到李志伟与叶玉芬在亲热地搂着,便笑了笑,返身将小宝放回小床里:“宝宝乖啊,多睡一会儿,让爸爸和妈妈说一会儿悄悄话,我去厨房炒菜喽!”说着,放下小宝悄悄关了房门去厨房炒菜。
李志伟走进房间去换衣服,叶玉芬跟着他进来了。
“你先到楼下去吧!我换件衣服马上就下去吃饭!”李志伟冲着叶玉芬说。
“老公,这些时间你常常不在家,就是不出差也很晚才回来,人家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死了!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叶玉芬说着,走上前去把李志伟抱得紧紧的。
李志伟看着撅起嘴的玉芬,说:“今晚我就好好补偿补偿你啊!现在快吃饭了,别闹啊!”
叶玉芬不情愿地松开了手。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刚买的休闲装放在李志伟身上比试了一番。然后说:“我看,你们兄弟俩的SIZE差不多呢!”话刚说完,觉得自己话有些不对劲,便猛然住口。
李志伟见叶玉芳的表情不自然,猛然咀嚼出她说的那句话好搞笑,就想小小地捉弄她一番:“你说我们兄弟俩身材都差不多,大哥比我大四岁。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和大哥的SIZE差不多?”
叶玉芬自知失言,脸色一变,看到李志伟一脸的坏笑,随即明白他是故意捉弄自己的,便撅着嘴巴说:“你真坏!我就是看到你们俩的身材都差不多,才随口说的。”
 
“你眼光还真不错!这件衣服我挺喜欢的!”李志伟说着,在玉芬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这时,秋莲在楼下叫他们吃饭。叶玉芬搂着李志伟的腰,俩人一同下去餐厅吃饭。
秋莲已将饭菜端上餐桌,她给李志伟与叶玉芬分别盛了饭放在他们的面前,自己则站在一旁看着。
李志伟坐在餐桌上,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想了好久,才发现是忘记看儿子了。
“小宝呢?”李志伟问叶玉芬。
“小少爷正在睡呢!我去把他抱来给先生看吧!”秋莲一听李志伟问起小宝,就要往小宝房间去抱孩子。
“让他睡吧!别吵醒他,不然又要闹个不停。”李志伟阻止着秋莲,又转向玉芬说,“前两天看到小宝在学步,现在学得怎么样了?”
“现在走得还不是很稳,过三个月小宝就一岁半了,到时就不用秋莲天天抱着他。”叶玉芬说着,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志伟的碗里。
 
 “秋莲,你怎么不坐下一块吃啊?”李志伟见秋莲仍站着。
“我……,先生,我想请个假回去一趟!”秋莲有些难以启口的样子。
“家里有什么事吗?”李志伟关切地问。
 
“是,是的,说出来真不好意思。就是我家小孩病了,我今天才得到消息。”秋莲像做错了事一样,显得有些拘谨。
“那你家先生没带孩子去医院看病吗?”玉芬问秋莲。
“他成天就知道在牌桌上混日子,哪里会关心小孩子。今天,我儿子从他爷爷那里打电话来告诉我,他的脚好痛,都两天了。”秋莲说着,似乎又在想着她的小孩,用手不断去擦试眼泪。
 
“玉芬,你看看怎么办?”李志伟用征询的口吻对叶玉芬说。他知道秋莲一走,自己又要忙公司的事,家里只剩下玉芬和小宝了。这又要洗衣做饭,还要奶孩子,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
“秋莲,你要请几天假?”玉芬也不回答李志伟,转头问秋莲。
“一个星期吧!”秋莲说,话一出口她又觉得一个星期时间太长,小宝没人照顾可不行,便又改口说,“如果没什么大事,过两三天我就回来。我知道小少爷这边还得有人照顾。”
“好吧!就放你一个星期的假!到时候可要及时赶回来啊!”玉芬温和地对秋莲说。
“谢谢!谢谢小姐!”秋莲无比感激。玉芬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旁边吃饭。
李志伟不解地望着玉芬,如果是两三天的时间倒也没什么要紧,可一个星期也太长了吧。
“玉芬,那这一个星期你怎么办?”
“志伟,咱们也是有孩子的人了,这回也能体会到了做父母的心思,不让秋莲回去一趟,她做事能落得安心吗?再说,她只是请一个星期的假而已。”玉芬通情达理地说。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不让秋莲请假,我只觉得一个星期太长而已,家里的事你能做得下来吗?”李志伟有些心疼地看着玉芬,觉得她太通情达理为人着想了。
 
“放心吧!我没事的,我只带好小宝,其它的事情我能做就做,再说,我还可以叫大嫂过来啊。不能做就等秋莲回来再做也不迟。”玉芬深情地看着李志伟,又给他夹了一个他最爱吃的红烧狮子头。
 
秋莲吃着饭,感动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庆幸自己找到一户这么好的东家。
李志伟看她流泪的样子,以为她在为儿子的事担心,便安慰她说:“玉芬已同意你请假了,家里的事你也别担心,先回去看看孩子吧!这个月的工资待会儿我提前给你!”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5/5
[上一篇]品质代表 [下一篇]欲望在燃烧(6-10)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