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清理门户(电影文学剧本)
[ 录入者: 狮城狐眼 | 时间: 2016-01-08 14:06:38 | 作者: 狮城狐眼 | 来源: 深圳文学 | 浏览: 574次 ]

 

  (剧本简介)一九四四年年初,日军攻占岭南重镇揭阳榕城,中共特派员林梧桐接上级指示护送已暴露的南委秘书长乔峰经重庆转赴延安。政委周劲松安排汕头交通员武清河亲自护送。为迷惑敌人的追捕,乔峰和妻子魏叙影一路乔装打扮,在地下党的严密组织下,乔峰终被护送至重庆。不料,在重庆乔峰被国民党中统局策反,在重金诱惑下乔峰被秘密遣返回岭南地区妄图破坏我地下党的抗日武装,中共南方局立即做出指示,要求岭南地下党组织在最短的时间内清理门户。
 

   (画外音)一九四四年(民国三十三年)元旦,在经过与中国守城部队一个多月的激烈交战后,日本军队第一次攻陷了粤东重镇揭阳榕城。春节刚过,在一个潮湿的午后,榕城的殷记铁匠铺里正酝酿着一个秘密的计划,两个表情严肃的男人在后院的大树下轻声商议着。

   
    1)外景,午后,揭阳榕城郊外仙滘(jiao)路口,殷记铁匠铺后院的大榕树下。
   
    小小的石桌前,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中年男人正在泡茶,他用一壶茶水来回烫着盘子里的几个小茶杯。

    林梧桐:(化名,中共潮海地区特派员,34岁)周政委,来,茶都沏好了,自己拿,尝尝铁匠老殷头的客家功夫茶,味道真不错。

    周劲松:(化名,中共潮海地区特别支队政委,29岁),特派员,既然有紧急的事情找我,就快讲,功夫茶不是不好,实在是喝起来费工夫。还是讲任务吧,不然我喝得不舒服。
 
    林梧桐:好,你这个家伙真是个急性子。周政委,情况紧急,长话短说,刚接到南方局的指示,让我们尽快选派专人护送老乔同志去重庆,转道延安,越快越好。

    周劲松:送他?这个老乔,整天阴阳怪气的,到了我们这里没干几件人事,前几天想倒卖三支队唯一的一挺轻机枪换零花钱,幸亏发现得快,及时给制止了,不然机枪手知道了,一定会气得把他突突了。

    林梧桐:谁发现的?

    周劲松:他爱人魏叙影同志,她警惕性蛮高,及时告知了我,没能让他得逞。

    林梧桐:这老乔,身边总是有女人罩着,太不像话了,卖机枪,胡闹,哪还有一点起码的党性。

    周劲松:是啊,这些日子老乔与榕城的警察署长邵麻子打得火热,不是吃喝,就是潇洒,还美其名曰是为了解当地社会背景,做统战工作,太天真了,真拿他没办法,我顶不顺。

    林梧桐:(严肃地)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一个有信仰的人是绝不能沾上吃喝嫖赌这种恶习,凡是与这四个字扯上边,都会逐渐丧失了党性。

    周劲松:你说得对,特派员,我们应该有个态度对付这些意志薄弱者,不能让这种风气蔓延下去。

    林梧桐:好了,周政委,以他目前在党里的地位和职务,我们作为下级无权评论。还是按照上级的指示执行吧,你去组织精干的同志具体实施。

    周劲松:是,特派员,那我立即去安排。

    2)外景,午后,殷记铁匠铺门口。

    铁匠老殷头(中共榕城交通员,52岁)一边打铁一边警惕地望风。

    3)内景,下午,榕城中学校长办公室。

    穿长衫瘦瘦的中年校长正在和几个老师谈话,进来一个人将一封请柬交给他,他看了一眼急忙收好。

    校  长:好了,刚才讲的事希望大家尽快去安排,最好能在学生寒假结束前办成,大家要注意保密,今天就谈到此,散会。

    4)外景,傍晚,榕城进贤门街宜香阁餐厅门前。

    一个穿长衫带墨镜的瘦瘦中年人走来,他警惕地四周观看了一下,急忙闪了进去。

    5)内景,傍晚,宜香阁餐厅二楼的春竹包间里。

    餐桌上已上好了酒菜,餐桌旁三个人已经就位,房间里烟雾缭绕。

    邵麻子:(邵富贵,榕城警察署署长,37岁)袁会长,戴队长,我今天给你们请了一位客人,他可是神通广大,白道黑道都能搞得定,等一下你们有什么难处,可以讲给他,保证解决问题。

    袁会长:(袁祥云,榕城商会会长,32岁)我的署长大人,认识您这些年,可从没看见您这么拍胸脯夸海口的,遇到高人了?

    戴队长:(戴忠国,榕城治安联防大队大队长,30岁)哇,我说大佬啊,这人到底什么来头,您说得神乎其神的。

    邵麻子:他表面职务是榕城中学校长,而暗地里应该与抗日游击队有染,我是通过亲戚的关系拐了几道弯与他相识的。今天约他来也费了一些周折,等人到了,你们见了他,什么都会清楚的。

    戴队长:大佬,你胆子真大,这榕城现在可是日本人的天下,你竟敢私通共党,你有几个脑袋?

    邵麻子:你个烂仔动动脑筋,我们这身皮穿在身上,惊在心里,真是如履薄冰一般,干不好两边都要你的命。昨天我又被桥本一郎司令叫去,骂得我狗血喷头,还用抢指着我,让我他妈的筹粮筹钱抓共党,老子他妈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丢你妈,不是你小子中间拉皮条,老子早带着队伍进银屏山当山大王了。   
   
    戴队长:表姐夫,不,邵署长,我这也是为您好,咱们死扛不是鸡蛋碰石头,连汪主席不也是说这是曲线救国吗?
  
    邵麻子:那都是他妈的扯淡,我们自己要学会变通,能过得去就行了,把共产党惹急了,我们他妈的可能比他们先完蛋。(邵麻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今天我请他来,就是日后为咱们留条后路探探行情,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共党,还要进一步核实。

    袁会长:邵署长说得对,谈得好,大家都好,谈得不好,咱另谋出路也不晚,谈,我赞成谈。

    邵麻子:我对他也在慢慢了解,实话告诉你们二位,就这路子我还是花了银子的,你以为他会白来?(看了一下表)估计他也快到了,等一下你们看我的眼色行事。

    袁会长:好,(冲着门口)再加一套餐具。

    6)内景,傍晚,宜香阁餐厅二层的楼梯口。

    乔  峰:(化名,字愈宗,中共南方局临时工委会秘书长,35岁)摘下墨镜,深喘了一口气,左右环视一圈后,看了一眼包房门上的“春竹”二字,他推门而入。

    门关上了,很快,走廊另一侧走来一个戴蓝色鸭舌帽的年轻人,他看了一眼包房的房门,迅速离开了。

    7)外景,傍晚,榕城中学门口。

    急速行走的三个人影,很快消失在肃静的校园里。

    8)内景,傍晚,榕城中学内教师宿舍。
 
    昏暗灯光下,一个身材优美的女人背影,穿着一身碎花青色旗袍正在收拾碗碟,她一边动手一边轻声地哼着小曲,是电影《魂断蓝桥》的主题曲,她用英文唱着歌词,节拍极准,特别动听。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颇有节奏,她小心地识别后,打开了房门,确认对方后,热情地招呼来人进屋。

    魏叙影:(中共党员,乔峰爱人,26岁) 周政委,你好,吃了吗?没吃我给你做,都是现成的,很快就好。

    周劲松:不用了,嫂子,老乔人呢?

    魏叙影:他下午就出去了,说是晚上不回家吃,有人约他。

    周劲松:嫂子,情况紧急,你赶快准备一下,老乔和你要马上转移。

    魏叙影:现在吗?

    周劲松:是,马上,门外两位同志护送你们一起走,老乔已经暴露了。

    魏叙影:(惊愕的面孔)好,我这就准备。

    又是轻轻的敲门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周劲松开门,门缝里探出一个人头,戴着蓝色的鸭舌帽,在他耳边诉说了几句。门关上了,周劲松的脸色更加严肃,他制止了正在忙碌收拾行李的魏叙影。

    周劲松:嫂子,来不及了,行李简单一些,快走。

    9)外景,夜,榕城中学教师宿舍。

    屋子里的灯瞬间灭了,几个人影快速地移动着。

    10)外景,夜,榕城进贤门街宜香阁餐厅门口。

    街上稀少的人群,有叫卖豆花水的小贩声音。突然,远处开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慢慢行驶到宜香阁附近关闭了车灯,熄了火,停住不动了。

   
    11)内景,夜,宜香阁春竹包房内。

    邵麻子:乔校长,您好,先给您拜个年,(拿出一个红包)小意思,请收下。

    乔  峰:这怎么行,不要这样客气,我不能收。

    邵麻子:收下吧,乔校长,当作是给学校老师们的犒劳。(将红包塞进了乔峰的长衫)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榕城商会的袁会长,这位是榕城联防治安大队的戴队长......

  
    乔  峰:(打断了邵署长)不用介绍了,邵署长,这两位早已在榕城是如雷贯耳,尤其是戴队长,听我的学生说,这些日子,晚上老婆婆哄孩子睡觉,提到他的名字,孩子们就立刻打呼噜了。

    戴队长:(不自然)不敢不敢,惭愧,惭愧。

    袁会长:乔校长,您过讲了,小弟们实乃不敢当。

    邵麻子:好了,大家不客气了,可以动筷子了,咱们先为乔校长的到来干杯。
   
    几杯酒下去后,四个人红光满面,谈话内容渐渐切入主题。

    邵麻子:乔校长,现在榕城的天下已变成他妈的日本人的了,我们几位也只是为谋个生活不得已而为,是被迫伺候他们。请教乔校长,我们怎样做才能让民众满意啊?

    乔  峰:(扫视了一下)各位仁兄,我今天到此,就是奉劝诸位看清形势,今后不要学着汉奸的样儿跟着鬼子后面去祸害百姓,更不能与乡亲们为敌,这样,才能保证你们以前的所作所为可以既往不咎。

    戴队长:乔校长,你是文化人,有涵养,识大理,可有时我们也是没办法,日本人也不好惹啊。    

    袁会长:是啊,是啊,我们也是逢场作戏啊(夹了一筷子菜过去),这世道艰难,我们没法子啊,混个差事。

    乔  峰:混个差事?你们说的理由有谁信?我个人可以理解,旁人说得通吗?要深刻反省,从你们的内心深处要搞懂谁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共同敌人。日本人虽看似凶悍,但已是强弩之末,你们以后做事要灵活,不要狗仗人势。不然,有一天鬼子被打败了,共产党和国民党都会找你们算账的。

    邵麻子:明白,这一点,我们懂,来,大家干杯,为乔校长的指点迷津,干杯。

    乔  峰:(一口酒喝完,神秘地)你们没看见这次攻进榕城的鬼子兵中,有不少特别年轻吗?有些甚至都是娃娃兵,这说明嘛野?明白人应该看得懂,这是缺乏兵员啊,懂吗?小日本就那么大个屁地方,战线却拉了那么长,还竟敢跟美国人开战,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门外传来敲门声。

    邵麻子:谁啊?

    侍应生开门回答:有位太太找乔先生。

    乔  峰:(站起身)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内人,我去看一下。

    邵麻子:没关系,乔校长,请。

   
    12)内景,夜,宜香阁春竹包房门外走廊。

    乔峰一开门就被人拽了出来,正是妻子魏叙影。

    魏叙影:(贴着乔峰耳朵轻声地)愈宗,快走,你已经暴露了。(然后大声地喊叫)你这个死鬼,只顾自己花天酒地,扔下我在家喝西北风啊,再这样下去,我不跟你过了,跟我回去。

    魏叙影说完就去扑打乔峰,乔峰边躲便退,走廊另一侧跑过来两个人架起乔峰就走。

    邵麻子从包房出来,走廊上已看不见一个人影了。

    邵麻子:(一脸迷惑)遭了,快,来人。

    隔壁包房迅速跑出一群人,全部荷枪实弹,他们立即冲进春竹包房。

    邵麻子:(一跺脚)混蛋,他跑了,快给我追。

  
    13)外景,夜晚,榕城钓鳖桥。

    钓鳖桥下河水流淌,河旁榕树成片,河水倒影里的榕树叶在月光下轻轻地晃动。一辆黑色小轿车急速地通过桥面,过了一会,一辆卡车紧追上来,车上载满了警察。

   
    14)内景:夜晚,行驶的黑色小轿车内。

    坐在后座的乔峰被身旁两个年轻人挤压着,他神情格外紧张,定睛张望,坐在副驾驶上的是魏叙影。

    乔  峰: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样做会耽误大事的,(大声地)我要抗议,我要抗议。

    乔  峰:(冲着魏叙影)你说话呀,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叙影:(回头神情严肃)愈宗,你太天真了,如果不是周政委及时发现了敌人的阴谋,今天恐怕你和我现在已经蹲进邵麻子的监狱里了。

    乔  峰:(不解的面容)岂有此理,他们怎会如此地背信弃义,(自言自语)不像话,说话极不负责任。

    15)外景:夜晚,出城方向仙滘路一拐弯处。

    急速的小车突然一个刹车,停住了,带鸭舌帽的开车人将手伸出窗外示意了一下,两个年轻人迅速带着乔峰下了车,接着他又对着已下车的魏叙影点点头,随后急踩了一下油门,车子腾飞而去。

    下车的四个人躲藏在路旁的矮坡下,直到追上来的卡车急驶而过,闪耀的车灯消失后,他们才跑向马路对面的一片荔枝林中。

    16)内景,夜,宜香阁餐厅春竹包房里。

    邵麻子:(一脸的沮丧,在房间不断地来回走动,警服的扣子被他完全解开了)二位,此事暂不要声张,特别是不要让日本人知道,等我们抓住了他以后再说,明白吗?

    戴队长:(凑过来)明白,邵署长,那如果没抓住呢?

    袁会长:(向戴挤了一个白眼)那就更不能声张了。

    戴队长:(疑惑)邵署长,看你这样子,你是早有准备啊, 咱们这是真抓啊?

    邵麻子:顶你个肺,你小子怎么缺个筋儿,我们现在如果不抓他,将更惨。快,立即通知各个出城关口,一只苍蝇也别给我放走。

    戴队长:是。(开门出去)

    邵麻子:(沉思片刻)袁会长,怎么会走漏了风声?你让你的线人打探一下,这小子到底是几斤几两,要找到方法,我们才能知道怎样对付他。

    袁会长:我懂,邵署长,您没发现吗?这小子挺能说,不愧是个人物啊。

    邵麻子:(耸耸肩)记住,以我的经验,凡是能说的人物,往往并不一定能扛得住。

    袁会长(会意地点点头,然后冲着门外高喊)买单。

   
    17)外景,夜,榕城西马路出城检查站。

    一辆卡车开来,从上面跳下来一群持枪的警察,他们分散奔向了检查站。

    18)外景,深夜,仙滘路口殷记铁匠铺门口。

    魏叙影在轻轻敲门,有节奏的敲门声,门开了,老殷头的身影。  
    他们耳语几句后,魏叙影一挥手,远处人影鱼贯而出,一群人很快消失在门里了。

  
     19)内景,深夜,殷记铁匠铺屋内。

    闪烁的烛光下,屋内只有两个人,周劲松与乔峰握手,两个人表情凝重。

    周劲松:老乔,今天下午接到林梧桐特派员的指示,上级决定立即送您去重庆,然后转赴延安学习。时间紧迫,今晚在此化妆一下,休息一夜,明天有专人护送您去榕城仙滘码头,通过水路前往汕头。

    乔  峰:周政委,这样急?我可一点准备都没有。

    周劲松:特殊情况嘛,老乔,魏叙影同志将和您同往,一路上便于掩护和照顾。另外我派了两位队员全程跟随,他们都是好手,安全方面请您放心。

    乔  峰:(无奈的样子)好吧,我服从组织的决定。(想起了什么)不过周政委,学校那边你帮我做些善后,本来我们准备近期发动一次学潮。  

    周劲松:(惊讶的表情,但立刻冷静了下来)我知道了,那你休息先,再见。

   
    20)外景,深夜,殷记铁匠铺后院。

    周劲松关门出来,魏叙影迎了上去。

    魏叙影:谈的怎样?

    周劲松:(指了指屋内)你多安慰一下老乔,他的情绪不太稳定。记着,你们按这个化妆。(递给她一个纸条)明天千万不要出漏洞。

    魏叙影:(接过纸条)明白。

    看着魏叙影进了屋子,周劲松示意两个队员靠近他,他悄声地嘱咐着什么。

   
    21)外景,次日临晨,揭阳仙滘码头。   

    阳光洒落在榕城的大街小巷,悠扬的榕江水正慢慢地流淌,一艘停靠在岸边的客轮准备起航。仙滘码头上,所有的上船乘客都正在接受联防治安大队的队员一一盘查,稍有嫌疑的人被带到另一处细查,戴队长在一旁亲自督阵。

    远处过来一顶轿子,越来越近,两个挑夫一前一后,汗流浃背,轿子旁边走着一位看似媒婆的女人,花枝招展。她右手拿着白手帕,标准的水蛇腰,一摇一摆。

    轿子到了仙滘码头检查站,治安队员上去检查证件,戴队长也走上前。

    戴队长掀起轿子的帘子,弯腰向里张望了一会儿,然后回头问轿子外面的女人。

    戴队长:三八婆,这里面坐的是谁家的媳妇?

    三八婆:汕头五福堂米铺梁老板的三闺女。

    戴队长:(紧盯着三八婆的眼睛)这是去哪儿啊?去干什么?

    三八婆:(妩媚的靠近戴队长)回娘家,去汕头,她嫁来半年了,第一次回去。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千斤,梁老板让我亲自来榕城接她回去。(往戴的手中塞了几枚袁大头)老总,您可要给个方便哦。

    戴队长:婆家是谁啊?

    三八婆:刘老爷,榕城冠装丝绸店的刘老板。

    戴队长:刘老板这老头福气不小,已经是第三房姨太太了吧,(接过银元后严肃的面孔)死三八,外面很乱,可要多长几个心眼啊,(冲着手下招手)放行!

    轿夫也被进行了搜身检查后,轿子一摇一晃登上了舷梯。

    一个治安队员从岗哨跑过来,在戴队长耳边说了几句话。

    戴队长:什么?他娘的,怎么不早说,邵署长的电话,快带我去。

   
    22)外景,早晨,等待起航的客船甲板上。

    旭日东升,霞光映照江面,汽笛声中客船启锚缓缓驶出了仙滘码头,魏叙影簇拥着乔峰向二等舱房间走去。

    船上的人群在向送行的亲友挥手告别,人群里出现了一个戴蓝色鸭舌帽的男人,一闪又消失了。

    23)内景,客轮二等舱内。

   
    魏叙影:(关好了舱门,转身憋不住笑出声)愈宗,你真的厉害,那个狗屁队长还真把你当女人了。

    乔  峰:(故作神秘地)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夫人,别忘了,在大革命最艰苦的时段,知道老子在哪儿吗?为了摆脱蒋介石的白色恐怖,躲避国民党特务的抓捕,一九二七年四月底上级党组织把我转移到了暹罗(泰国),在一间女子学校任教。在那里,我不但学会了自己做饭,自己照顾自己,还学会了专业化妆,我装扮的人妖,如果不开口,连身边的同僚都认不出。

    魏叙影:我的天哪,这事儿还是第一次听你说,有点神奇。怎么样?我的三八婆扮相逼真吗?

    乔  峰:(端详了一会儿)让我打分也就刚及格,你呀,太文气了,还不够……

    魏叙影:不够什么?

    乔  峰:(一字一句的)不够妖艳。

    说完他一把抱紧了身边的女人,死命地狂吻起来。

   
    24)外景,轮船甲板上,与乔峰一起上船的两名队员,警惕地守候在二等舱附近,他们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乔峰入住的舱门。

   
    25)内景,客轮二等舱内。

    激情过后,乔峰一边穿衣一边和魏叙影聊天。

    乔  峰:(慢条斯理的)叙影,卖机枪的事是你告诉老周的?

    魏叙影:(睁大眼睛)是,愈宗,我说你也是胆大包天,不想在组织混了?你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有多严重?搞不好会被开除党籍的。

    乔  峰:(立刻变脸发怒)你少给老子上课,老子闹革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娘胎里蹬腿呢。我提醒你,我这是在筹办党的活动经费,再说机关枪目标大,目前在敌后也暂时用不上,还容易引起暴露,用它换些钱,一举两得的事,大惊小怪。

    魏叙影:(低头哭泣)我从娘家带给你那么多钱,还不够你花?

    乔  峰: 那一点碎银子,顶个屁用,差的太远,不然我现在早去了苏区了,也不用现在去延安了。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真拿你没办法。

    魏叙影: 人家还不是为你好,真是个白眼狼,好心当了驴肝肺。(哭出声)

    乔  峰:(抚摸着魏叙影的头发)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怪你,只是以后在告状前事先给我知道。

    魏叙影:(停止哭泣)嗯。

  
    26)外景,傍晚,广东汕头码头。

    接船的人群中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在看表,武清河(化名,中共汕头地区交通员,22岁)他不时地向江面张望。

    27)内景,傍晚,客轮二等船舱。

    乔  峰:(放下手中的报纸)等一下到了汕头有人接吗?

    魏叙影:有,周政委说是武清河同志。

    乔  峰:是他?这小子可是人小鬼大。

    魏叙影:你们认识?

    乔  峰:何止认识,我从泰国回来就是他护送的。我的好事儿几乎都是他搅乱的。和他在一起,我算服了,准没好果子吃。

    魏叙影:(小声地)做贼心虚,肯定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愈宗,你真该好好收敛一下了。

   
    28)外景,傍晚,汕头西堤客运码头出口处。

    武清河与乔峰夫妇及随行者见面,握手问候后,五个人挤进一辆轿车里,武清河驾车迅速离开。

   
    29)外景,傍晚,汕头市区。

    日本人的巡逻队不时在街头走过,许多店铺挂着日本旗,红色的膏药图腾在车灯的照射下显得分外刺眼。街上黄包车拉着客人快速地奔跑,路边可看到破衣烂衫的女人、绫罗绸缎的夫人、沿街乞讨的儿童、豆蔻年华的少女。

    车子在穿过几个街区后停在了一间武氏中药铺门口。

   
    30)内景,傍晚,车内。

    武清河:老乔同志,到了,我们进屋细聊。

    车上人的迅速下车,他们跟着武清河走进中药铺。

  
    31)外景,傍晚,武氏中药铺后院内。

    武清河:大家一路幸苦了,厨房里有些吃的,大家先吃饭,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了,房间已安排好。

   
    32)内景,夜,武氏中药铺后院乔峰住房。

    屋内武清河和乔峰两人对面相坐。

    武清河:老乔同志,情况有些变化,因为日本人的海路封锁,去上海方向的船不成了。明天起我们改走陆路。由于人多一起走容易暴露,上级指示,有我独自护送您去重庆,其他人止步,明天返回榕城。乔峰越听脸越黑,他低下了头,半饷才抬起来。

    乔  峰:这是谁的点子?

    武清河:这是上级组织的决定。

    乔  峰:(愤怒的面孔)这是什么狗屁决定,一点不通人性,连我的女人都不让带着走。

    武清河: (惊愕)老乔,你冷静点,怎么如此讲话?

    乔  峰:(站起身)我说错了吗?小武,你们的这个决定从头到尾都没跟我商量,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还要不要尊重上级领导?我到底还有没有人身自由和起码的个人意愿?(指着自己的脸)你看着我……我难道是个被押送的囚犯?我难道不是你们的同志吗?

    武清河:(严肃地)好了,老乔,不要乱讲,你的转移之事你最清楚,为什么会拖到今天。(停顿片刻)我会把你的意见转告上级,但在没有改变之前,希望你配合我履行这次行动。

    魏叙影推门进来,听见他们在争吵赶来劝阻,可到了跟前也插不上话,她露出左右为难的眼神。

    乔  峰:(摆手)叙影,你帮我冲一杯咖啡。

    武清河:(不悦起身)嫂子,你照顾老乔早点休息吧,有嘛事听耶(明天)再说。

   
    33)外景,夜,武氏中药铺后院。

    武清河从乔峰的房间出来,刚关好门,两个与乔峰一起同来的队员急忙跟近。

    武清河:(轻声地)你们今夜要特别小心,一定要保证院子里的安全,熬过了这一晚,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现在我出去办点急事,这里就拜托你们了。

   
    34)内景,夜,乔峰住房。

    乔  峰:(激动地双手抓住魏叙影的双肩)你老实告诉我,老周是不是让你一路监视我?

    魏叙影:没有,他让我一路照顾你。(欲挣脱)别这样,你弄疼我了。

    乔  峰: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魏叙影:(点头)是,可我也是个党员,我更要服从组织的决定。

    望着魏叙影,乔峰疑惑的眼神慢慢转成了一丝微笑,他转而搂紧了她。

   
   武清河:(画外音) 魏叙影是一个集长相和才能为一体的知性女子,她不仅五官遗传了标准客家女人特有的轮廓,体面漂亮,身材也丰满圆润。尤其是她那双灵动的眼睛,不经意间好似能看透你的心思,她的的一举一动,既充满文气又体现风情。无论是年龄大的稳重长者还是年轻的调皮后生,从见她的第一面起,都对她无意中投去欣赏和羡慕的目光,用客家人的土话形容,她就是一个美人的身骨。就连老谋深算高傲固执的乔峰也经常在她的睿智的规劝下乖乖臣服,这不能不说是和她与生俱来的自身魅力息息相关。


    35)内景,深夜,武清河住处。

    狭窄的二层小阁楼里,武清河正在发报的背影,小床板上,放置着电台,他的食指像蜻蜓点水般熟练地上下抖动。

  
    36)外景,次日清晨,武氏中药铺门前。

    还是前一晚的那辆小车,熄火后停在门口,武清河下车后,从后座提出一个皮箱,快速进门。

   
    37)内景,清晨,武氏中药铺院内乔峰住房。

    乔  峰:(品着咖啡)叙影,你现在泡咖啡的水平可是越来越在行,大有长进啊。

    魏叙影:(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这都是你的教诲,人家可是边干边学嘛。

    乔  峰:好聪明的女人,我觉得你的悟性很高,如果有机会,将来我带你去南洋走走,那里的咖啡很特别,尤其是怡保出的白咖啡,简直……(敲门声,武清河的声音)。

    武清河:老乔,休息好了吗?

    乔  峰:(冲着魏叙影示意)去开门。

    魏叙影:(开门)小武,请进。

    武清河:老乔,你好,(郑重地)我已将你昨天的意见反映给上级,他们已同意你和魏叙影一起转移,请赶快准备一下,车在外面等了,马上出发。

    乔  峰:(冷冷地)谢啦,我们会很快搞定。

    武清河:嫂子,(将箱子递给魏叙影)这是路上用的通行证,你们按这个身份化妆,衣服在箱子里。记住,路上遇到盘查 ,就说是回乡祭祖。

    乔  峰:(看着武清河出门走远,转身对魏叙影)看样子什么都要靠争取,他们终于满足了我一个小小的愿望,留住了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魏叙影:愈宗,(满脸的感激)谢谢你。

   
    38)外景,上午,武氏中药铺门前。

    两个队员先出来,查看周边无恙后,招呼装扮成南洋华侨模样的乔峰和魏叙影夫妇先后上车。

    武清河关好车门,上前与队员们握手告别,然后驾车急速离去。

   
    39)外景,中午,车子通过陆丰县检查站。

    两个持枪的日本宪兵在查车,武清河下车配合盘查,他一口流利的日文回答。放行后的车子开过后,扬起的灰尘遮住了车身,破烂不堪的公路,路况极差。

   
    40)外景,午后,车子通过海丰县检查站。

    保安警察拦车检查,武清河摇下玻璃探出头用潮州话应答,栏杆起来,车子被放行。

    突然,渐渐转阴的老天下起了小雨,车子在泥泞的道路上行驶。

   
    41)外景,下午,汕尾鲘门渡口。

    车子开上了摆渡船,望着滔滔江水,车上的三个人心思各异。武清河递给乔峰一支烟,随即点燃,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猛吸了几口,他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武清河(画外音)经过一波三折,岭南潮海地下党组织护送乔峰去重庆的工作总算上了轨道,但我的心依然在打鼓,我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一刻也没放松。因为我不知道乔峰这一路,说不定哪根筋会犯嘀咕。万一遇到什么鬼事他过不去,必将会惹出意料之外的大祸。我暗自告诉自己,这一路一定要和他搞好关系,只要不是原则的问题,能迁就他的,就尽量迁就吧。

   
    42)内景:傍晚,榕城邵署长家客厅。

    邵署长和袁会长,戴队长三人在密谋,一个佣人倒完茶退下。

    邵署长:(盯着戴队长)你那边没一点动静?

    戴队长:城里能看见的活人都筛了一遍,只有那个姓乔的夫妻不见了。

    袁会长:出城的地方都查了?

    戴队长:查了,(慢慢地)应该一个苍蝇也没放出去。

    邵署长:奇了怪了,他能飞上天?

    袁会长:关键是码头,从这里出去就跑远了。戴队长你再想想有什么事情发生?

    戴队长:(沉思片刻,抹了一把脸,手放进了褂子的口袋,突然摸到银元)我去去就来。(急忙出门)

    邵署长:你查清楚了那小子的来历吗?

    袁会长:(突然咳嗽起来)有点......(咳嗽)线索,还不清晰,一有消息,立即告(咳嗽)......告知。

    邵署长:(摇头)气兮......

   
    43)内景,夜,车内。

    武清河:(按了两次喇叭,每次两长一短,转身)老乔,等一下有人带你和嫂子去吃饭休息,我在车里等你们。

    乔  峰:你不去吗?会饿坏的。

    魏叙影:还是一起吃个正餐吧。

    武清河:(微笑)不用了,你照顾好老乔,我这里还有几只饼吃,多谢。

  
    44)外景,夜,宝安县粤味茶餐厅门口,一个标准的广州骑楼。

    听见鸣笛声,茶餐厅里走出一个人,直接来到车前,武清河下车,在车门口与来人对视。

    来  人:老板,想吃什么?我们今天有新鲜的牛百叶和凤爪。

    武清河:我想吃斋河粉。

    来  人:不放一点肉?

    武清河:不放,(停顿了一下)多放些蚝油。

    来  人:(伸出手与武清河紧紧相握)你好,同志,我姓彭,欢迎你们的到来。

    武清河:你好,我姓武,叫我小武好了,你现在带车上的人去用餐。。

    彭掌柜:(中共潮海地区宝安站交通员,31岁)好。

    他打开车门,招呼着乔峰夫妇走进粤味茶餐厅。

   
    45)内景,夜,车内。

    武清河关闭了车灯,并没有熄火,他从自己车座下面取出一把手枪,上好子弹后放在座位上,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餐厅的方向。

   
    46)内景,夜,粤味茶餐厅内。

    靠窗的一张桌子,彭掌柜安排乔峰夫妇坐下,从窗口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那辆没有熄火的车。

    乔  峰:快饿死我了,吃了一路的干饼,硬得像石头。彭掌柜,不好意思,请快快上菜。

    魏叙影:(轻声地对乔峰)我可是快憋死了,(起身)我去个洗手间。

    彭掌柜:好,很快菜饭就齐了,(转身喊)快带这位太太去洗手间。

  
    47)内景,夜,榕城商会会长袁祥云住家。

    客厅里传来收音机里软绵绵的女播音员声音:“中央社消息,一九四四年一月十四日,在苏联爆发了列宁格勒诺夫哥罗德战役,苏军经过激烈的战斗,彻底解除了德军对列宁格勒的威胁,重创德军北方集团军群。一月二十五日,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发起全面反攻……”

    电话铃响起,袁会长接电话,他突然紧张起来,随手关闭了收音机。

    袁会长:(国民党中统局榕城情报员。)是,(站直了身子)李站长,根据我们刚得到的可靠情报,共党正准备将南方临时工委会秘书长乔峰转移到延安去,对,请指示。

    袁会长:是,我与他见过一次面,好,好。(看了一下表)请站长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栽培。

    袁会长:(放下电话,点着香烟,思考了片刻,又拨通了电话)喂,我是榕城站袁祥云,请你立即准备车和人到我家来,要快。

   
    48)内景,夜,榕城殷记铁匠铺后院屋内。
 
    林梧桐:(抽着旱烟来回渡着步)周政委,护送老乔的工作一定要倍加小心,不敢松懈,他可是我们党早期在南委仅剩的唯一独苗了。今天上午重庆八路军办事处还来电询问此事,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向上级不好交待啊!

    周劲松:放心吧,特派员,沿途都是新启用的交通站,小武长期护送中央的同志去重庆,有丰富的经验,他处事机智灵活,不会有问题。另外我还派了一组人在暗中协助他。

    林梧桐:(停止走动)周政委,千万不要让老乔误会我们有押送他的意思,一定要让他打消这个念头,不然一定会坏事的。

    周劲松:放心吧,按照你的指令,出发时的两位护送人员已撤掉了。特派员,你已经同意魏叙影同志陪他一起走了,他还想怎么样?这待遇也太特殊了吧。我告诉你,他是走了,可他拉的屎尿,稠的稀的堆积了一河滩,我都擦不过来。前几天他还背着我们在榕城中学搞什么学潮,差点成事,那可是玩学生的命啊!

    林梧桐:(惊异)还有这事?太出风头,典型的右倾机会主义,不,是个人英雄主义。

    周劲松:我已经制止了,幸亏上级组织英明,让他离开,真是上策,不然…

    林梧桐:(突然打断了周)周政委,他现在应该到了哪里?

    周劲松:不出意外,今晚应该到了宝安县。

    林梧桐:(沉思后扬起头)一定要小心啊,他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49)内景,夜,宝安县粤味茶餐厅。

    魏叙影从洗手间出来,她穿过几张桌子来到乔峰的身边坐下。

    魏叙影:(轻声地)情况有点不对头。

    乔  峰:(正在夹菜)别慌,慢慢说。

    魏叙影:(拿起了筷子)愈宗,我刚才看到男厕所的门口好像有埋伏。

    乔  峰:(边吃边问)几个人?

    魏叙影:两个人。

    乔  峰:有枪吗?   

    魏叙影:有。

    乔  峰:吃你的饭,不要回头,看到左边第二个窗口的人吗?

    魏叙影:看到。

    乔  峰:那个好像是他们的头目,一直在盯着厕所方向,(急切地)你快让小武知道。 

    魏叙影:(平静地)不用了,这样太暴露。

    魏叙影从粉红提包里拿出一包烟和火机,她取出一支慢慢点燃,然后朝窗口方向轻轻地吐出一个圈。

   
    50)内景,夜,小车内。

    武清河看见了餐厅窗口点烟的魏叙影,他一惊,抓起手枪下车。

   
    51)外景,夜,小车外。

    武清河迅速下车,身影矫捷地向餐厅窗口移动。

   
    52)内景,夜,茶餐厅门口。

    两个穿着风衣的男子,他们一边一个进来,双手都插在裤兜里,向厕所走去。

   
    53)外景,夜,餐厅窗口外。

    武清河透过窗户正向里观望,冷不防被人在后面拍了一下肩膀,他猛然回头。

    彭掌柜:(小声地)小武同志,不要动,莫误会,餐厅里的老鼠已被夹住了,现在里面已经全是猫。

    武清河:(回头看了一眼彭掌柜)明白。

    武清河随即转身向魏叙影打了一个解除危险的手势。

    彭掌柜:小武同志,上了很多菜,会剩的,你也一起去吃吧,(会意地一笑)不要浪费,浪费也是极大的犯罪。

    武清河:(点点头)

   
    54)内景,夜,粤味茶餐厅。

    乔  峰:(看着魏叙影)没事了?

    魏叙影:平安无事。

    乔  峰:(戏弄地语气)你刚才怎么看的?也太过度紧张了把,我可体会了一次什么叫惊弓之鸟的感觉。

    魏叙影: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神秘地)有些人只需一炮就可将对方置于死地。

    乔  峰:什么?说说看,什么炮?

    魏叙影:(抿着嘴大声地)马后炮。

   
    55)外景,深夜,粤味茶餐厅大门。

    武清河:(画外音)这一晚,我们留宿此地,彭掌柜的丰盛晚餐让我们大饱口福,这一顿饭也是这一路最值得回味的,在以后很长的日子里,我很少再遇到这样可口地道的广东菜肴。由于职业的习惯,这一晚我依然是半梦半醒,肃穆的夜色中,耳边不时传来街上警车的铃声,渐近渐远。

  
    56)外景,次日清晨,通往韶关的盘山公路。

    疾驶过来一辆吉普车,车上是一名老板模样的人和他的三个伙计。

    57)内景,清晨,吉普车内。

    李牧人:(化名,中统局广州站副站长,32岁,冲着司机)开快一点,这样太慢,去晚了可就没戏唱了。
 
    司  机:站长,这一路都是山路,很危险,如果太快会翻车的。

    李牧人:你个乌鸦嘴,快闭嘴。

    司  机:出了什么急事?这样赶。

    李牧人:让你闭嘴你还讲,真没记性。


    58)外景,清晨,远处的盘山公路。
  
    吉普车加速盘旋在山腰中,忽隐忽现。

   
    59)内景,清晨,宝安县粤味茶餐厅。

    彭掌柜和武清河在喝早茶,另一张桌子上是乔峰和魏叙影,他们在喝咖啡。

    武清河:彭掌柜,现在从广东往重庆去,走哪条路安全些?

    彭掌柜:以前有两条路,一条走广西梧州进贵州,近一些。另一条走韶关进湖南,路途遥远。目前广东西线战事紧张,近道应该不通了,你们只有向北走,去韶关。

    武清河:去韶关的路况如何?

    彭掌柜:走公路,北边的路几乎都是山路,很难走,除了日本人在沿途设卡检查外,还常有劫道的匪徒出没。组织上建议你们走水路,应该相对安全,你们可以从中山县小榄镇码头上船,一路向北。

    武清河:让你费心了,大哥。

    彭掌柜:一家人不说客气话,(交给武清河一个信封)这是小榄镇的接头地址,到了后,你将这信封交给一个叫肥仔的人,你联系他时,他拿的是和你同样的信封与你交换。你说:是掌柜带给你的。他看完信封后回答:不是掌柜是老板。记着他的左脸上有一个明显的黑痣。

    武清河从信封里抽出信,认真看完后,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将信封收好。

  
    60)内景,清晨,宝安县粤味茶餐厅。

    茶餐厅另一张桌子上,喝咖啡的乔峰脸色严峻,魏叙影微笑地看着他。

    魏叙影:愈宗,喝咖啡还不能让你放松?一大早就拉个脸给谁看呢?

    乔  峰:(看着武清河的方向)外面都是日本人管制,这里属于敌占区,不知他们怎样走才能绕过鬼子的封锁。

    魏叙影: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先说出来,闷在肚子里多浪费。  

    乔  峰:我的意见他们懂听吗?笑话。(自言自语)如果懂听半句,也就不会发生一九三七年的漳浦事件了。

    魏叙影:(皱眉不解)愈宗,你这是扯到哪去了,你可以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先,或者说给我,我和小武同志讲。真是的,也不怕憋坏了。(站起离开)

    乔  峰:真是大小姐脾气,一点对不上就急。记着,别忘了问彭掌柜借一个枕头,车上垫腰用,路还长着呢。

   
    (未完待续)

19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